财经

金种子·年久

字号+来源:时代网2021-02-04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近些年来,很多人都说,年味变淡了不少。细想来,也确实如此,没了鞭炮声,没了大红灯笼,更重要的是少了对于过年时的期许,似乎过年这件事已不那么重要。但其实,过年的内涵却始终未变,“回家”始终是过年的核心,团圆始终是过年的目的,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,这其实就是过年啊。

 

总记,得小时候,家里面过年吃饭时总是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喝酒吃饭,男人们都会喝得东倒西歪才算结束;女人们在一旁一边抱怨,一边包饺子,唠闲话,看春晚。孩子们在外面放鞭炮,放呲花,小手冻得通红也不愿回家。本以为那样的才叫年,可近些年,长辈们逐渐老去,孩子们逐渐长大各自成家,很难再有机会聚在一起。但是,过年了,仍想着买些好酒,去看看以前过年时喝得东倒西歪的大爷、爷爷辈的长辈们。

 

当然最想做得,还是过年时和母亲一起,吃一顿饺子;烫一壶老酒,和已不再意气风发的父亲,小酌几杯,敬一敬过去的苦日子,聊一聊往后的好日子,看着父母脸上洋溢的笑容,总觉得那就是年,那就是我的全部!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本站或将追究责任;3.如果涉及侵权,请联系QQ:211544606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